主页 > 皇冠线上 >

巴菲特心中英雄Jack Bogle去世,留下最后的投资忠告是2019年要谨慎

时间:2019-01-19 08:35 作者:皇马国际娱乐点击:

本文来自“万得资讯”

世人皆仰慕巴菲特并称其为股神,但巴菲特推崇的人物是Jack Bogle,一位指数基金和被动投资先驱。巴菲特曾说,Jack Bogle为美国投资者做的事,可能比任何人都多,没有他就没有指数基金。本周三,Philadelphia Inquirer的一份讣告称,Jack Bogle已于本周三在其Bryn Mawr家中去世,享年89岁。

Jack Bogle 是 Vanguard Group 的创始人和多年来的主席,也是低成本、低收费投资和与股市指数挂钩的共同基金的开创者。

他本可以成为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那样的超级富豪……

Vanguard Group 创立于1974年,到2018年,该集团已经拥有超过5万亿美元的资产,雇佣16600名员工。

一位出版过12本书的投资经理William Bernstein 评价Jack Bogle称:“Jack本可以成为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那样的超级富豪,但他选择让自己的公司变成共同基金所有,为其客户提供最低成本的服务。他(这样做)基本上是选择放弃一大笔财富,而为数百万人做了正确的事情。我不知道美国商业史上还有什么类似的故事。”

Jack Bogle 在1999年被《财富》杂志评为20世纪最杰出的四位投资大佬之一;2004年,《时代》杂志将其位列影响世界的100人名单。

前《时代》杂志总编辑Rick Stengel说:“他就像是最后一个可敬的人。”

Jack Bogle 以89岁高龄还在撰写文章,接受采访,是金融界巨擘和偶像,在身体管理方面也令人影响深刻。Jack Bogle第一次心脏病发作是1960年,当时他只有30岁。在其37岁时,医生建议他退休,而他的回应就是换了一位医生。

投资箴言:不要退出市场,但2019年要格外谨慎

Jack Bogle 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投资者不应该尝试不断在股市里进出。他说:“永远不要离开股市,然后认为你可以回来,因为你的情绪会完全击败你。短期投注不是一个好方法。”

2016年年初,市场动荡之时,Jack Bogle也表示,投资者要坚持住,不要做什么,就在原地不动。他说:每一次泡沫破裂都与前一次不同,1999年到2000年初的科技泡沫时,很多新公司估值过高,非常荒谬,而仅有15%的公司能生存下来。而房贷泡沫是因为很多人都贷款买房,但却还不起。

至于2019年,Jack Bogle 认为需要格外谨慎。具体方法是减少对股票的敞口,增加对债券等固定收益证券等防御性策略的投资。

他说:“树长不到天空上去,我看到地平线上的云。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到,什么时候到。我们的口号应该是格外谨慎。如果你对三七开(固定收益和股票的配置)感到满意,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回到四六开或者类似的水平。”

从长期来看,投资者不应试图完全撤出市场,等待时机。他表示,这“(完全撤出市场)是一种非常愚蠢的策略”。但是现在是时候“真正思考你想要承担多大风险”,并采取一些防御措施了。

89岁高龄仍在反思:如果指数基金变得过分成功会发生什么?

就在2018年11月份,作为“指数基金之父”Jack Bogle 发表文章,冷静的提出了他认为指数基金未来可能会造成的一些重大问题。

以下内容节选自Jack Bogle 的文章:

第一只指数共同基金的诞生毋庸置疑是现代金融史上最成功的创新——尤其是对投资者而言。然而,我们现在需要问问自己:如果指数基金变得过分成功会发生什么?

成立于1975年12月31日的“第一指数投资信托”,也就是现在广为人知的“领航500指数基金”(Vanguard 500 Index Fund),专司追踪标普500指数的收益表现。该基金是我于1974年设立的综合资产管理公司“领航集团”(The Vanguard Group)发行的第一个产品。

该基金于1976年八月的首次公开募集可能算得上是华尔街史上最失败的一次。尽管有华尔街四大零售交易商的助力,该基金的首次公开募集金额还是远远低于其原定2.5亿美元的预期目标。其初始资产仅为1130万美元——比我们当初预设目标少了整整95%。

当时基金为获得来自投资者的关注度(以及资金)所作出的努力是巨大的。我们这个简单追踪一个宽基市场指数的创新策略几乎遭到了整个华尔街的排斥和不看好,他们称这个策略为“Bogle 的愚蠢念头”。

当时基金行业最大的巨头富达投资(Fidelity)的公司负责人曾经不屑一顾地宣称:“我不会相信大众投资者仅仅满足于获得指数的平均回报。投资游戏的目标就是成为最强者。”在将近十年之后,第二个标普 500指数基金才于1984年由富国银行(Wells Fargo)发行成立。在那段时间里,领航指数基金也仅仅每年吸引平均1600万美元的净申购。

回到2018年,42年的时间内指数基金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股票型指数基金总资产为4.6万亿美元,而指数基金总资产规模已超越6万亿美元。其中大约70%的资产跟踪最初领航指数基金跟踪的宽基市场指数。

诚然,美国的指数共同基金已经增长到了巨大的规模。其市值份额从2002年占整个美国股票市场市值的4.5%翻倍到到2009年的9%,而到2018年,又再次翻番超过股票市场市值的17%。而这样的市场渗透率的统计还不足以体现指数共同基金经理的影响力——因为他们还能提供主动型基金管理,其管理资产超过美国上市公司市值的35%。

如果之前的发展趋势能够持续下去,少数机构投资者巨头将会在未来掌握每一家大型美国企业的投票权。如今的公共政策绝不能忽视这种日渐严重的垄断趋势,并且应该好好思考这对于资本市场、公司治理等方面可能带来的影响。这些都将在未来成为重大的问题。

三家共同基金管理公司垄断了指数基金市场:其中领航集团占比为51%,贝莱德(BlackRock)为21%,道富环球(State Street Global)为9%。它们管理的指数基金总资产合计占全市场指数基金的81%。如此垄断存在的主要原因是指数基金领域能吸引的寡头新来者寥寥。

这是为什么呢?

部分原因是因为该领域有两道很高的进入壁垒:如今新来者很难复制指数基金巨头享受的领先优势;并且指数基金收取的各类费用(管理费)已经非常低廉了,甚至可以归零。假如富达于2018年提供的两种零费率基金变成了指数基金领域的新“价格标准”,那么其他公司创立新指数基金的热情会进一步减退。

因此我们不能指望通过新竞争者的加入来缓解如今的垄断现象。

大部分的行业内人士都预计未来十年指数基金管理的资产占全美国股市市值比例会继续增长。

看起来该占比跨越50%的这道门槛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某一天,该领域的三巨头管理的资产可能会占到30%甚至更多的美国股市市值,它们能更加有效地控制整个市场。我不相信如此的垄断会对国家带来多少好处。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